跨境电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企业发展的新机遇

2016-07-01 15:08     浏览次数:0

摘要: 跨境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跨境贸易+中国制造的新业态,是一种全新的贸易方式和贸易模式,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使得国际贸易更加普惠、精准,贸易链更加扁平,从根本上解决传统

跨境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跨境贸易+中国制造”的新业态,是一种全新的贸易方式和贸易模式,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使得国际贸易更加普惠、精准,贸易链更加扁平,从根本上解决传统外贸面临的市场订单不足、利润空间变小、价值链低端等三大问题,从市场端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是典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体现。  

6月24日上午中国跨境电商全球峰会上,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沈坤荣发表了“新常态下的互联网+外贸”主题演讲,且看下面的演讲全文。  

沈坤荣  

非常高兴,受大会的邀请,来参加这样的活动。那么根据组织者的安排,需要讲一下,新常态下的互联网+和跨境电子商务。  

我跟我们四海商舟的周总商量了一下,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一个话题跟我们全球跨境电商也是很有关系的一个话题就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这是我们当下最重要的一个宏观经济的问题。  

那么这样一个问题给我们企业带来哪些新的机遇,给我们想进行跨境电子商务这样的活动创造哪一些环境和条件,以及如何来利用这样的改革来降低成本等等,可能是我们企业地方政府最关心的。所以我想就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企业发展的新机遇跟各位分享一下最近的一些研究。  

主要讲这么几个方面,四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为什么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二,如何来认识,第三它的重点的难点,以及这样的改革下有哪些新的机遇。  

我们说为什么要推进,核心的问题就是整个经济在下行,下行的幅度很大,我们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经济从2012年的高峰之后一直在一路下行,今年上半年快要结束,大概预计在6.6-6.7左右,这些数据也是比较跟感受不一样,可能真实的感受从制造业的角度,比如说在常州的感受来说,可能还要感觉到低一点。  

那么核心的问题是固定资产投资在下降。大家可以看到原来一直有20%的增长率,现在逐渐地下降到只有10%,个位数。而下降的分化也很厉害,主要的表现是中央和地方的作用在分化,民间投资正在快速下滑。  

我们看这张图就可以看到,这条深蓝色的线是中央固定资产投资的同比,你们可以看到,中央还是很努力地想拉升投资的,但是浅蓝色的线是地方固定资产投资的比率,可以看到浅蓝色一路下滑。最后分化得特别厉害,所以中央很着急,地方好像也力量有限,这张图最清晰地表现统计局的数字来表示。  

从另外一个角度,从这个民间投资的角度来看,这张图可以看到固定资产民间投资的下滑,特别是今年2016年开始下滑的速度非常快。说明整个国有控股的增长,民间投资的增长形成非常大的反差。从这张图可以看出去,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或者中央投资的比重太大,这个力量和分化带现实中出现,而且这个下滑的趋势,由于民间投资的下滑,整个投资在下滑。所以这是增长是乏力了。因为投资是增长目前来说比较重要的力量。  

那么,往下走。值得注意是从民间投资的增速和国家投资的分化看来,由于民间投资固定资产的投资增速下降,这正是的一线二线房价的上涨,比如说,房价过高,反过来增加了工商业运营的成本,有可能进一步降低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大家觉得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回报率是最重要的,与其苦苦地支撑。房价高了,运营的成本上升也会挤出这个投资,使得去工业化的进程加快,这使得中国这个人口众多,劳动力素质不是太高的国家,这是一个非常纠结的问题。  

实际上,企业的债的市场的已经出现了萎蔫。很多企业跨越了很多企业的困难,特别是地方企业,民企业也有违约。民企没有清偿的结构性的问题。企业层面的问题在金融层面的一个结点。这说明前几年过度的需求,负面的影响在显现。现在正好是利率周期的第二个周期,很多企业连利息都还不出来,不要说本金,所以出现了违约的现象。我本来想给大家看一些数据,这个国家实际上是跟中央政府有关系,中央政府超额发行给整个经济的损害也很大。  

由于前三个月,今年一季度又有了新一轮的超额发行,可以想象这个问题将更大。那么怎么办?这说明坏账在增大。昨天我们吃饭的时候,也说了,主要银行的债务率,都已经开始触碰监管的红线,所以要研究办法。  

这张图跟以前的条件不一样了。那么在这种背景之下,前几天总理也开始跟金融系统的人员座谈,怎么样提高金融资产的效率,有效防范金融风险。关键还是改革。  

这里面怎么样来降低融资的成本,有效发展民营银行金融公司等都是这次调研的对象。核心内容是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来降低过渡以来银行的结构性问题。  

这次座谈肯定会有监管的措施出来。  

就是可能要做一些防范的问题,特别是做好前瞻性的调控和应急性的管理,来不发生系统形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一旦如果说有这个风险产生,特别是还有一些融资产品的不好兑现这些都是会引起连锁的反映,所以这个是目前怎么来有效防范,决策的角度来讲是很重要的。  

这刚才的东西都是表面的。实质上是什么呢?实质上的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效率正在下滑,那么大量的研究都发现我们整个增长,就是靠原生的动力已经很弱,都是靠虚的,就好比一个人发高烧,病症没有解除,纯粹靠挂盐水,挂的时候还好,一拔掉就不行了。效率问题的根本就是对经济问题的判断上,到底是短期的周期的外部的冲击,还是中长期的内部性的结构性的压力。那么现在看来,可能是后面的问题更重要一点。所以要着眼于中长期的结构性的调整。所以要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所以在去年开始,国家形成共识,要通过结构性的改革来扩大提升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但这个问题认识不一致。所以去年11月份开了会,后来到了1月份再次强调还是要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次明确提出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补短板构造对民生的特别是公共服务领域的基础积极设施的建设要做好。那么这样子,实际上认识还是不够,所以出现了1-3月份还是从需求着力。所以5月中央又开始开会,中央财政领导第三次会议提出来要综合研判世界经济形势,认为这是结构性改革的最重要内容,要统一思想,重点还是三去一降一补,这次讲得很明显,不能因此困难多而不作为,有风险而躲避。实际上最近开始这个力度就真的很大。在什么地方?就是怎么来认识的问题上是有分歧的。比如说,去除产能那么就会倒闭很多企业,必然会带来失业,失业就带来稳定问题,而稳定就压倒一切。所以又回过来寻找需求端。我们还是要从高视野来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劳动力素质提升和最重要的就是要通过创新技术的进步,来提升增长的质量和效率。  

那么在外需下降难以扭转的情况下,可能还要特别是外部需求供给调整部分具有潜在的企业又进入了门槛和垄断。比如很多第三产业的消费和发展,公共服务体系的发展不让民间资本进入,所以民间资本进入难或者成本很高,这就是结构性改革没有到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要增加有效供给的关键是结构性改革。  

我们整个现阶段供给的不足无法满足需求,比如我们的优质小学的幼儿园数量不够,使得我们年轻的父母为了进好的幼儿园小学牺牲了很多。  

第二步是供给质量不优,直接影响了最终需求。比如说奶粉吃得不放心要到别的国家地方去买,把我们有效的需求用到别的地方去。  

还有一个供给资本太高,比如说我们养老,现在我们老年人越来越多,很多年长的到养老院去,不要耽误年轻孩子的事业。孩子们定期去养老院看看父母也很好,但是我们的养老院成本很高,服务差又舍不得让自己的父母到养老院去。这些现象的存在,所以关键还是要改革。改革的核心是要降低企业成本,提升产业结构。  

那么实际上这个问题的提出,我觉得也不是说我们没有过,以前我们80年代曾经有过最重要的时期,80年代环境不知道比现在差得多少,国际环境,政治环境,都没有现在好。为什么那时候全国的人才,争先恐后去创新创业,核心就是当时的小平同志创新创业的改革环境很好。而80年代在英国也有这个降成本的过程,在美国也有民营企业供给侧的情况产生。最近推进供给侧改革寻找新动力我们也要从这些角度思考。  

关键是什么?降低企业的成本,包括税费的收取,资金的借贷土地的费用。  

这三个没有一个是降低的,税费的收取是越来越严,资金的借贷是跟资金的银行金融多元化没有深入推进有关系,银行本身也很困难,本身业务量也挤压,所以这里面是很纠结的。土地费用随着房价的上升你可以想象这个土地上升得多高,以前我记得这个地方,十几年以前来过,现在也高起来,当然常州还好,常州的房价希望高一点,但是它是一把双刃剑。适当高一点是有好处的,但是从百姓的角度来讲就买房的角度是好的,但是就投资者不一定是好的。但是跟整体经济一定要协调。核心问题是费用太高。这个降低税费。那么营改增水肥,原来我们有很多猫腻,抵扣什么的,现在不抵扣了。因为我们已经习惯玩小猫腻,还有煤电的联动机制,还有流通体制的改革,今天物流成本的上升等等。这些东西,到了我们今天跨境电商,实际上是降低成本的最有效的手段和技术支撑,实际上今天也有很多技术手段可以提升,比如说我们原来自己做贸易,现在通过第三方的平台来做完全可以进行技术的突破,建立仓储就会减少物流的成本,这种现象的存在是适应时代的,跟整个结构性改革是一起的。我不是研究跨境电子商务的,为什么会产生,因为整个的贸易壁垒的消除之后,特别是乡间发达的网络体系使得我们能够便捷地通达。所以贸易原来的层层的成本的叠加,由于电子商务的成本使得一次性的交易建立和降低,大大降低交易成本。而且会丰富吸取,扩大信息获取的量。  

我曾经本科学过计量经济。我们学数学的人都知道,任何的经济问题,用数学表达就是如何使条件最优化,约束条件的最优化是有路径的。实际上用数据的语言就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实际上落到实处需要政府监管部门的落实。我们江苏省商务局都在努力构建这种平台,实际上使我们企业在降低成本的路径上有了可能。  

还有一个监管风险。从风险的角度来讲,实际上已经有了。我讲一个案例,在80年代之前,我们整个世界的发展,特别是中国大陆有两个国家是值得我们学的,一个是日本,一个是德国,因为他们是制造业为主,我们跟他们是很类似的,在1985年之前这两个国家发展的也比较好,但是1985年德国和日本开始出现了分道扬镳的现象,日本走上了发展房地产。五年不到的时间,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形成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模式,而德国由于坚守了管制市场发展使得德国制造业仍然是全球最好的制造业。  

那么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我们中国,为什么这样的发展路径可能跟日本走得通的,一般认为法律体系不一样,跟金融体系完善不一样。  

一般来说,像美国和英国,在他们由于法律不一样,所以他们的股票市场,资本市场是很发达的,所以老百姓可以拥有金融资产来保值增值为养老做准备,他们不需要有房子更不需要有土地,因为金融资产是非常稳健的,房地产房价地价的上升,90年左右的时间上升了24%,可以想象拥有稳健的金融市场的回报对老百姓来说是非常好的,特别是是成长型经济体系,由于房价地价上升地太快,由于法律体系有关系,使得拥有土地成为保值的最好手段。那么土地和房地产就不能上涨太快,如果上涨太快的话,那么就会带来整个预期的变化。这个方面德国做得很好,他们维持了房价和地价的稳定,日本就做得不好,正好跟日本的老龄化交在一起。实际上我们跟日本很类似,开始步日本的后尘。再加上中国的老龄化的进程,就开始步日本的后尘。跟整个资产泡沫的形成是同步在进行,到底能不能有效地化解还很难肯定,但是有一点,我们现在必须亡羊补牢,因为未晚。不能用过高的资产价格来推高整个经济,但是由于企业的负债等等又需要有的时候过严的货币政策又使得倒闭得太多,所以这里面就犹豫来犹豫去,所以整个经济就处在一个非常纠结的状态。所以强化监管和风险防范显得很重要,最重要的要去除病状。我们不是挖掉这个脓包而是掩盖这个脓包,使脓包越来越大。  

所以需要指出的是十三五期间在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还需要与需求管理有效对接,为什么?因为纯粹是改革,如果一个人治病在不清醒的条件下治病是要治死的,所以我们还要让它清醒,那么要清醒怎么办呢?所以我们还要拓展国内发展空间和拓展国际发展扩建。这两项事情一方面就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昨天有领导问我还有没有空间,有,环境的整治,河道的清淤,基础设施的联动等等还是有的,比如养老设施的建设,这些还是有的。但是这些问题已经是回报率越来越低了,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搞一带一路计划。一带一路计划又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把过剩的产能用到国外去,把过剩的产能能够通过跨境投资的形式消耗掉,这是一个长期的战略。  

今天不讲这个问题,所以我稍微提一下这个问题。  

核心从这种意义上讲,通过这两个实现稳健的,特别是稳定的市场的转换的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讲第四个问题,企业投资和产业选择的机遇。从投资的角度讲我们这个国家已经是产能过剩了,但是有一个空间,就是从中国制造向为中国而造的转变。那么我们老百姓需求是收入提高,需求是旺盛的。比如说旅游的需求正在提升,高质量的产品的需求正在提升,服务业的需求正在提升,高水平的教育水平和公共服务水平都需要提升而这些提升都需要进行深入地研究和投资。所以要研究一系列门槛的限制,来解除掉,来使得中国的投资为中国而造变成可能。还有是发展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形式,来降低有形的成本。信息的基础设施建设,降低费用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说解决得好的话,那么使得我们,因为我们中国的配套,我们中国的产业综合配套能力要比柬埔寨缅甸越南这些国家要好得多,所以通过这样的中转的第三方的平台,来为国外的需求提供共建的可能性。  

还有一个是有效的需求里面,往往信息的获取问,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很多产业的投资非常好。  

现在可能更多地是为比如说文化地产,养老地产,休闲地产和构建人文环境来进行支撑,而原来工业的效应可能很难了。所以我们要做一些配套,配套的过程中可能也会带来投资,刚才讲的央企的投资,大型的国有企业里面已经关注到这些产业。但是为什么央企在做而不是我们民营企业做,他们自己不会做来找一些民营企业来帮他们做。如果不要把资金全部给中央企业,而散落在民间资本让市场来决定的话那可能更有效。但我们的市场的资金又不敢给民营企业,因为监管成本太高,风险太大。尤其是在现在的这种市场环境之下,都不敢轻易地动,所以整个体制的因素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还不仅仅是技术层面,技术层面我想中国的技术人员还是有水平的,体制层面的因素更大。比如怎么样让跨境电子商务有效推进,能不能有鼓励的手段,能不能推动税收的政策,补贴的政策让更多的中国的产品找到海外全球的有需求的地方去,能不能把我们现在有很好的生产质量的产品延续一段时间收回投资的回报。能不能做贸易的时候在跟国外谈判的时候,利用我们量的数量的机会来跟国外的这个需求投资进行有效地对接。比如说我们以前的光伏产品由于国外的贸易限制,我们通过到对方直接投资的方式来解决贸易壁垒,这是一种很好的贸易方式,我记得当时在无锡很多企业绕过了欧盟的贸易壁垒到对方去生产,通过投资规避了贸易保护。因为整个世界最近的贸易保护是非常厉害的,特别是奥巴马上台之后,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整个世界是不一样的,之前美国欧洲这些主要是消费,我们中国是制造,用资源去制造,所以用美元来构建一个欧美以消费为主,中国制造为主,而中东俄罗斯以资源提供为主的这么一个循环体系。  

但是奥巴马上台之后他要改变这个格局,排出了中国的高端制造向海外附加值提升的过程。所以我们贸易发展遇到了巨大的全球性的制度性障碍,以美国为首的国家排斥中国这样的贸易大国进口,特别是高端产品的进口,还有一些知识产权贸易等等。另一方面由于我们的成本的很过,土地成本、劳动成本、税收成本、利润成本提高,环境隐性成本显性化等等,使得我们中国的低端产品成本上升很快。在国际市场上,跟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这些地方的成本竞争又有限,而且美国还锁死了一些国家跟我们的白热化地竞争。那么在低端产品在市场上没有太多的竞争力,高端的产品这些国家就不让我们进入。所以我们中国出现贸易不增长的核心原因就是高不成低不就,目前就处在这么一个状态,那么高不成低不就的情况需要打破,所以我们在贸易价值附加价值提升的过程中并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刚才市长说要提升贸易的质量和水平。我们一直在研究怎么样提升。竞争的对手就是美国,原来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技术含量是没有的,他们很高,落后了美国好多,所以美国给点我们资金和项目,所以我们引进了美国很多项目,包括东盟的很多项目。中国人给点阳光就很灿烂。现在美国看中国已经不是落后几圈,已经超过日本快赶上了我。所以锁死了印度尼西亚跟我们搞竞争,哪知道我们一心一意搞建设,聚精会神搞发展。然后美国人终于叫日本人说你去拉它一下,跟它打一仗。美国人所有的战略都是这个,没有别的。这段时间不行就用非经济手段,包括中国南海。  

所以我们一方面现在因为经济体还没有到那个程度,我们要忍耐尽量不发生冲突保证经济和平崛起的格局。另外方面,怎么样突破贸易的壁垒,突破技术的手段,来进行全球的生产布局需要智慧,需要技术,我觉得跨境的电子商务,给我们中国一个后发的优势,释放成为了可能。因为信息技术建设,我们某种程度都高于很多发达国家,我们跨境电子商务的构建上我们没有任何的障碍,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讲,我们有后发优势,有弯道超越的可能。  

所以今天谈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是从另外一个背景讲平台建设,交易成本的降低,技术成本的降低,是对一个企业多么重要,而企业的成长是宏观经济的细胞,每个细胞健康了,每个细胞有活力了,宏观经济才有稳健增长的可能性,我相信中国人有这样智慧,我们有这样的期待。谢谢大家。